聊浮世绘-歌川派大师

2 11月

日本浮世绘艺术发展出了很多流派,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歌川派。歌川派可以说是江户时代最著名的传媒机构,出版了大量书画海报,题材紧跟当时江户演艺圈最流行的主题,相当于现在的新闻周刊。

歌川丰春

歌川派的创始人是歌川丰春(Utagawa Toyoharu,1735-1814),与鸟居清长并称于当时。

得益于当时日本接触到了西方文明,引入了荷兰的人体解剖图书《解体新书》,让日本画家们开始学习西方写实的透视法作画技巧。歌川丰春非常善用西方的透视法,近大远小比例合理富有立体感。

《浮絵和国景跡京都三拾三軒堂之図》采用了西方绘画里常见,但在日本传统绘画里并不多见的对角线构图。

《浮絵駿河町呉服屋図》

《すなどりの図》写实的画风更靠近西方绘画。

虽然歌川丰春绘画技艺很高,风景人物比例接近真实比例的风格能自成一派,但作品数量相比于其他浮世绘画家来说要少得多。大概是因为歌川丰春入赘了富裕的妻子家庭,没必要靠绘画来维持生计。

《冬の集まり》

歌川丰国

歌川丰国(Utagawa tyokuni,1769-1825)是歌川丰春的弟子,一位不拘一格的艺术家。出生在木雕人偶师家里,通过接触人偶的制作过程培养了对舞台剧演员的认识,擅长描绘戏剧主题人物和美人绘,作品透露着浓重的个人风格。

创作的《役者舞台之姿絵》系列锦绘作品,笔下的演员异常生动极富个性,表情姿态充满灵性,明快的色彩令人神清气爽,逐渐形成了“丰国样式”。

得益于当时宽政改革后日本社会从武士阶层和富裕市民为主导开始转大众化转型,歌舞伎表演也从原先深奥晦涩变得简单轻快,让浮世绘艺术越发通俗易懂。《七代目市川団十郎》

歌川国政

歌川国政(Utagawa kunimasa,1773-1810)是歌川丰国的学生,热爱戏剧,对演员和剧情有着充分了解,善于捕捉握演员的精彩瞬间。歌川国政一共有123幅作品,绝大部分专注于歌舞伎演员肖像画,另外还有五幅美人绘版画。在生涯最后5年里,他暂停了浮世绘的创作,转而专注于戏剧面具的雕刻事业。

《市川鰕蔵》这幅作品是整个浮世绘艺术史上具有影响力的作品之一,出镜率相当高,应该或多或少在服装(如优衣库),挂饰上看到过这幅作品。大胆的脸部刻画,强烈的装饰趣味,痛快淋漓地表现了江户仔的豪情。

歌川国政创作的演员肖像画,经常出现爆款,为当时戏剧演出引来了极大的客流量。《市川団十郎》

歌川国贞

歌川国贞(Utagawa kunisada,1786-1864)是歌川丰国的学生,或许是19世纪上半叶浮世绘界最杰出的人物,出版了很多版画,据统计作品数量高达一万多件,是浮世绘艺术家里最高产的,几乎尝试过所有浮世绘的主题。

歌川国贞的画作因其生命力和描绘歌舞伎演员的方式而闻名。《演员市川团十郎》可以和其他浮世绘画家的作品比较一下,色彩更鲜艳,色差更鲜明。

《今源氏錦絵合 須磨 十二》忍者剧已经有现在电影海报的风格了。

《八重織の霊》

风景画主题《隅田つゝみの晴嵐》也大受欢迎。

《当盛春景色》描绘了美人踏春出游的情景。

《二见浦曙之图》

在歌川丰春去世后,歌川国贞获得了丰国二代的称号,并接管了歌川派。

歌川国芳

歌川国芳(Utagawa kuniyoshi,1797-1861)是歌川丰国的学生,1827年以战争题材的中国古典文学出版了系列版画《三国志》《通俗水浒传》出名,专注于历史题材和武士肖像画。

《三国志 – 華陀骨刮関羽箭療治図》

《相馬の古内裏》,泷夜叉姬和弟弟平良门在筑波山的虾蟆仙人那里学习了妖术,在交战中召出了骷髅军团。原作中描写了数百个骷髅战斗的场面,按当时画家惯例会在画面上画满骷髅来体现战争规模宏大,但歌川国芳选择了创新的构图方式,用近三分之二的版面画了巨大的骷髅。据说创作时,歌川国芳参考了大量西方解剖学的书籍,将骷髅画的非常传神。

《赤澤山大相撲》相扑是武士狩猎后的余兴活动,获得了21人连胜的股野五郎景久,被河津三郎祐親连续两次背摔了出去,后来这个技能被称为“河津掛け”(河津扔)。

《其のまま地口 猫飼好五十三疋》日本很多猫奴,歌川国芳结合东海道五十三所驿站和町的特点,用当地的口音(谐音)为特点创作了这53只猫,例如品川是“白脸”,藤泽是“斑鱼”(叼着青花鱼的斑猫)等。

《猫のけいこ》在扇子表面创作的扇团绘。

《四人像漫画》,和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阿尔钦博多有异曲同工之妙,人像用各种动作的人物拼凑而成。

《猫の当 字なまず》不仅是人像,也可以用猫拼出日语字:なまず

哥川国芳的风景画中人物肖像也占了很大比例。《山城国 井手の玉川》

《宇治川合戦之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