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浮世绘-葛饰北斋

27 8月

浮世绘艺术代表17~19世纪整个日本艺术史。简洁优雅地描绘了日本的服饰和文化,尤其是江户地区,当地老百姓沉溺于世俗的享乐中,以摆脱日常生活的痛苦。

“浮世”在佛教中寓意生命短暂,日本人用浮世绘表达生命的转瞬即逝,以及在有生之年尽可能享受人生的强烈愿望。

1661年,作家浅井了意(1612-1691)在著作《浮世物语》的前言中首次提到了“浮世”,描绘了同胞们无忧无虑的生活状态:

活在当下,尽情享受月光,白雪,樱花和鲜红的枫叶,纵情歌唱,畅饮清酒,忘却现实的困扰,摆脱眼前的烦忧,不再灰心沮丧,就像一只空心的南瓜,漂浮于涓涓细流中。即所谓‘浮世’。

浮世绘最著名的画家就是葛饰北斋(かつしか ほくさい,1760~1849),在漫长的60多年艺术生涯里,创作了水墨画,版画,染画,图书插画等多样作品。即便你没听过他的名字,也一定看过他的画作《神奈川沖浪裏》

6岁起,我就擅长描绘事物的形状。50岁时,我创作了许多画作,但是70岁以前的作品其实都不值一提。到73岁时,我对鸟类,昆虫,鱼类的结构及草木的形态充满灵感。86岁时,我将在艺术上略有成就。90岁时,我不再将情感隐藏起来。百岁之际也许能达到神妙之境界。百十岁上时,仅仅一个点或一条线都被赋予了生命力。请掌管长寿之神确认我所言是否属实。一位为画而狂的老者。

葛饰北斋在1834年出版的《富岳百景》第一版的后记中写下了上面这段话。当时画家已经75岁,追忆自己漫长的人生闪光点,也流露出渴望继续深造,用笔墨探究完美,真理,生命的奥秘。

春朗時代

葛饰北斋1760年出生在日本江户(现东京),生父母不详,在养父家度过了童年。青年时代在租书铺里当信使,通过接触大量的书籍,丰富了他的文化底蕴。14岁时在版画画室当学徒,脱颖而出开始了艺术生涯。

1778年年轻的葛饰北斋成为胜川派创始人勝川春章的学生,开始在作品上署名“春朗”(しゅんろう),持续至1793年,这段时期被称为葛饰北斋的春朗时代。

受到勝川春章的影响,葛饰北斋的歌舞伎艺人的肖像画有着明显胜川派的风格,包括刚性的姿势,关键时刻歌舞伎演员夸张的面部表情,排满的自然元素布景。

《三代目坂田半五郎の旅僧実は鎮西八郎為朝と市川鰕蔵の山賤実は文覚上人》(演员市川海老藏扮演僧人和演员坂田半五郎扮演镇西八郞为朝,1791,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记录了两位演员演出中的某一瞬间。

《金太郎鷲掴みの図》(神童金太郎与熊和老鹰,现藏于德国柏林国家博物馆),金太郎是日本传说中人物,有超凡神力,作品中一手擒熊一手抓鹰。

宗理時代

随着老师勝川春章的去世,葛饰北斋离开了胜川派,于1795年继承了俵屋宗理的名号,成了俵屋画室的招牌,作品上署名“宗理”(そうり)。宗理时代(1794~1797)葛饰北斋开始风景画的创作,画面色彩柔和,搭配的诗句将文学典故和诗情画意相融合,达到诗画合一的境界。

《江ノ島春望》(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葛饰北斋运用了西方的绘画技巧透视法创作的锦绘作品。

《梅見の図》描绘了早春女子游船的场景,以左边女性腰带的高度为中心视点将看画的人拉进画里。

北斎時代

1797年末,葛饰北斋将“宗理”的名号传给了学生后,进入了“北斋时代”(1798~1810),葛饰北斋的肖像画中人物面部表情和身体姿态能更进一步反映出人物的心理特征,预示着接下来的艺术发展之路。

《風流無くてななくせ遠眼鏡》(打伞的妇人和用望远镜的女子)是葛饰北斋,喜多川歌磨,东洲斋写乐合作而成,都喜欢用珍贵的云母作为画作背景。

而且他喜欢将人物形象融入自然风光背景中,弃用了之前的中性背景。《絵本隅田川両岸一覧-新柳橋の白雨》

《桜花に富士図》(樱花映衬下的富士山,1806,现藏于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鯉亀図》(龟鲤图,1813,现藏于琦玉县立博物馆)这幅画作献给了他的一位女学生北鸣,鼓励她持续深造学习绘画。

《达摩半身像》是一幅墨绘,在江户郊外的护国寺内,葛饰北斋在众人围观下,用蘸过混着清酒的墨汁的大刷子,在一张200平方米的纸上创作了佛教的达摩半身像。最后这幅作品被悬挂在巨大的木桩之上。遗憾的是,巨作没有被保留下来,下面这幅是葛饰北斋后期重演的作品,现藏于名古屋博物馆。

葛饰北斋不仅能创作出200平的巨幅画作,也能创作出细节丰富的袖珍画作。《三七全伝南柯夢》里的插画,只有一枚硬币大小,熊的毛皮只有0.1mm,一根根都被清晰且均匀地画了出来。

戴斗時代

1810~1820年间葛饰北斋使用笔名“戴斗”(戴斗是北斗的缩写,位于大熊星座),期间为了讨好想凭借“北斋”这个笔名牟利的出版商,葛饰北斋仍旧会在某些作品上署名北斋。

葛饰北斋一直致力于文学巨作的插画制作,发行了中国四大名著之一《新编水浒画传》,画到第61册,剩余的由他的学生葛饰戴斗完成,直至90册大结局。

1812年葛饰北斋开始创作被日本国内和西方评论家们公认的最著名的一部作品《北斋漫画》,简称《漫画》(漫画意为散落的画)共15册,是当时盛行的讽刺型喜剧,极其真实犀利。

为了完成这部作品,葛饰北斋查阅数以百计的书籍,包括人类,动物,大自然,建筑,科技,神学等。还从18世纪日本出版的百科全书中寻求灵感。很多人认为《北斋漫画》是日本现代漫画创作的鼻祖。

戴斗时代的版画也被广为人知,《鎮西八郎為朝》(1812,现藏于英国伦敦国家博物馆)这幅作品是献给日本历史上著名英雄源为朝(号镇西八郎),画中是英雄加入了居住在鬼岛上的鬼怪,但似乎英雄在岛上并不受欢迎。

為一時代

60岁的是阴阳八卦里又一个轮回,对日本人来说尤为重要。1819年年过花甲的葛饰北斋抛弃笔名“戴斗”,高调地宣布重新开始,署名“為一”表示自己追求艺术上新突破的决心。

“為一时代”(1820-1834)里葛饰北斋接了不少外国人的订单,有来自德国医生,荷兰船长等的水彩画订单。为了迎合西方人的审美习惯,葛饰北斋在水彩画作品中运用了西方的透视法,明暗对比和阴影处理的技巧,让作品更加写实。

《赏樱野餐路上的女士与仆人》等作品都没有署名,但可以确定出自葛饰北斋之手,因为当时艺术家为外国人创作作品会受到制裁。

葛饰北斋的作品既让他大赚一笔,也让他获得了国际声誉。1930年,葛饰北斋出版了整个艺术生涯里最重要的作品《富嶽三十六景》,开始打算画36幅风景画作品,首批作品大获成功后,系列作品追加到46幅。每幅作品上都有富士山,使用了从欧洲流入日本的普鲁士蓝颜料增加了画面的立体感。

《富嶽三十六景 – 凱風快晴》这幅作品因赤红色的富士山呈现出的简洁氛围而闻名。

《富嶽三十六景 – 神奈川沖浪裏》,不仅是浮世绘艺术,也是日本艺术的标志性作品。海浪上升时,浪花面对水手们的忧虑不动声色,大自然的力量骤然升华。远处的富士山顶注视着这一切,葛饰北斋恰好捕捉到了这一动人瞬间。

《富嶽三十六景 – 甲州石班澤》葛饰北斋精准地捕捉到渔民抛出渔线的瞬间,体现了人与自然的永恒对立。

《富嶽三十六景 – 相州江ノ島》

《富嶽三十六景 – 駿州片倉》

《富嶽三十六景 – 日本橋》

《富嶽三十六景 – 東海道吉田》

《富嶽三十六景》大获成功后,葛饰北斋仍旧致力于风景画的创作,出版了《琉球八景》,葛饰北斋并未去过琉球,是他对异国他乡想象中的景色,透露着“异国情调”,部分作品里的热带岛屿上甚至会下雪,出现白茫茫的雪景。

《琉球八景 – 筍崖夕照》

《琉球八景 – 粂村竹籬》

《琉球八景 – 臨海湖声》

《千絵の海》系列版画包含十幅作品,描绘了日本渔民的生活,底层日本人民的生活是葛饰北斋创作不竭的灵感源泉。《千絵の海 – 総州銚子》

《千絵の海 – 甲州火振》

1831年葛饰北斋发布《百鬼物语》版画系列,根据日本古典传说,将噩梦中的怪物绘于纸上。最著名的是《お岩さん》(1831,现藏于波士顿美术博物馆),阿岩被她的丈夫杀害,在全灵之夜,丈夫和他的情人出现在她的墓地,阿岩的鬼魂显现在了灯笼上。

左边《皿屋敷》是因打碎碟子被主人扔进井里,成为幽灵,在夜间数着不足数量的碟子。右边《小はだ小平二》,小幡小平次是一个三流歌舞伎演员,被妻子和妻子的情人杀害,成为幽灵。图中是妻子和情人不可描述时,幽灵来到他们的房间,拉开帷帐看看他们在做什么。

1833年葛饰北斋出版了十幅作品组成的《詩歌写真鏡》,成功地将当时的流行趋势从风景画转移到了文学题材,既有本土文学也有​中国文学。每幅作品都展示了诗人艺术生涯中的重要时刻,很多人认为这才是葛饰北斋生涯的巅峰之作。

《詩歌写真鏡 – 李白》,葛饰北斋假想道​:诗人李白沉浸在被美酒和对诗歌的狂热中,试图跃入瀑布中,通过结束自己的生命与大自然合而为一,两位随从正在阻止李白做出极端的行为​。

《詩歌写真鏡 – 苏东坡》

画狂老人

1834年,葛饰北斋弃用为他赢得巨大海内外声誉的“為一”名号,改为“画狂老人”。作品也开始从木版锦绘转为“肉笔画”(直接画在纸或绢本上的手绘彩图)。题材也开始从风景画转为动植物为主。

《女伶》“女伶”代指女歌手或女演员。

《軍鶏図》明暗处理的很写实,就像专业的摄影师在摄影棚里开了好几盏灯拍摄出来的照片。

《はさみと雀》(剪刀和鸟)

生涯晚期的葛饰北斋创作了大量花卉画,根据不同的外形特征,这些花卉分别被冠以“大花”和“小花”的名字,每幅作品中都加入了一种鸟虫。葛饰北斋通过高超的技巧将生命注入这些伴随着鸟虫的花卉中,色彩精致,轮廓轻盈且清晰。

《牡丹に蝶》选自《大花》

《桔梗に蜻蛉》选自《大花》

《あやめにきりぎりす》(鳶尾草和蝈蝈)选自《大花》

与西方纯写实的作品风格不同,葛饰北斋将东方特有的禅意赋予了花卉,和《富岳三十六景》一样,这套来自东方的花卉佳作也在西方引起了轰动。

《芍薬とカナリア》(芍药的金丝雀)选自《小花》

《鷽と垂桜》选自《小花》

《翡翠、鳶尾草と瞿麦》选自《小花》

《子規と杜鵑花》选自《小花》

晚年的葛饰北斋生活困苦,经常搬家躲债。席卷日本的经济危机和饥荒肆虐,让年迈的艺术家感受到的贫穷和饥饿带来的窘境,由于入不敷出曾被迫沿街出售画作草图。

《鳳凰》是在观音庙里的布施的屏風作品。

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葛饰北斋意识到即将走向生命的终点,更是将所有精力都投入了绘画创作中,甚至在临终前都呐喊道: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

《雪中虎図》标注画于1849年的“虎月”,可见创作于葛饰北斋逝世前三个月。

葛饰北斋实现“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的愿望,他是入选“千禧年影响世界的一百位名人”中的唯一的一位日本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