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浮世绘-喜多川歌麿

31 7月

浮世绘艺术代表17~19世纪整个日本艺术史。简洁优雅地描绘了日本的服饰和文化,尤其是江户地区,当地老百姓沉溺于世俗的享乐中,以摆脱日常生活的痛苦。

从19世纪晚期开始传入欧洲,在西方受到了极大的推崇,对欧洲的艺术家们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浮世”在佛教中寓意生命短暂,日本人用浮世绘表达生命的转瞬即逝,以及在有生之年尽可能享受人生的强烈愿望。

1661年,作家浅井了意(1612-1691)在著作《浮世物语》的前言中首次提到了“浮世”,描绘了同胞们无忧无虑的生活状态:

活在当下,尽情享受月光,白雪,樱花和鲜红的枫叶,纵情歌唱,畅饮清酒,忘却现实的困扰,摆脱眼前的烦忧,不再灰心沮丧,就像一只空心的南瓜,漂浮于涓涓细流中。即所谓‘浮世’。

《青楼十二時》

喜多川歌麿(きたがわ うたまろ)创作了2000多福彩绘版画,不到100本的图书插画,题材偏爱展现女性美,被称为“美人绘大师”。画中尽显千姿百态的女性美,画面干净精准,色彩绚丽。

喜多川歌麿生活的新吉原,是江户时期著名的娱乐之地,他目睹了新吉原的起起落落,系列作品《青楼十二時》,日本和中国一样将一天分为12个时辰,作品描绘了江户的青楼女子一天的生活。

例如《巳の刻》是早上10点左右,描绘了妇人们沐浴的场景。

最著名的是《丑の刻》是凌晨一点至三点,深宵的女人换上家用的拖鞋,睡眼惺忪神情疲惫,是该系列中最著名的一幅。

《婦人相学十躰》《婦女人相十品》

《婦人相学十躰》和《婦女人相十品》两组版画的风格统一,妇人都呈现上半身,着装柔软,色彩柔和。

《浮気之相》(浮気日语里意指不专一,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面白き相》(有趣的表情)描绘了新婚妻子洗完澡后披上单衣,恶作剧地戴上“黑牙”照镜子的样子,让人感受到婚礼的乐趣。江户时代已婚女子被称为“黑牙齿”,有将牙齿染成黑色的风俗。

《煙草を吸う女》(吸烟的女子,现藏于巴黎吉美博物馆)描绘了一位刚刚出浴,吸烟放松的女子形象。

《ビードロを吹く娘》(吹ビード的女子,ビード是日本一种声音尖厉的小喇叭,现藏于夏威夷檀香山艺术博物馆)背景上涂上了一层粉红色的金属质地的云母粉,衬托出妇人细腻红润的肤色。放大看衣服的褶皱纹理也处理的很到位。

《打阳伞的女子》(现藏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从头饰可以看出这位精致优雅的女子是幕府的随从,或是某位重要官僚的侍从。

《青楼仁和嘉女芸者之部》《当時三美人》

喜多川歌麿在系列版画《青楼仁和嘉女芸者之部》中,采用了稳定的金字塔构图,画中三位女艺伎分别扮演“唐人,獅子,角力”,准备在一个名为仁和嘉(每年8月在吉原街道上举办)的节日上献舞,有佛教中三人合一的寓意。

中间的艺伎扮演的是中国人,但头饰有点像韩国人。右边的艺伎扮演狮子,手里握把折扇。左边的艺伎扮演相扑手,手里握有未出鞘的宝刀。从三人的眼神姿态中可以看出已经沉浸在彩排时的角色之中。

《当時三美人》中也采用了金字塔布局,左边是16岁的難波屋おきた(难波屋北),右边是15岁的高島おひさ(高岛久),她俩是当时吉原最红得艺伎之一,服饰上的泡桐花和樱花也是她们的独特标识。中间是富本豊雛(三位女艺伎的名字也多次出现在其他版画中)。

《難波屋おきた》(难波屋北是当时吉原最红的艺伎之一,现藏于夏威夷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喜多川歌麿还请人为美人提诗一首,写在了左侧题词框中。

《高島おひさ》(高岛久是当时吉原最红的艺伎之一)是罕见的双面版画,从版画一面完全看不到另一面,线条和色彩非常搭配。

《納涼立美人図》《朝粧美人図》

除了系列版画外,喜多川歌麿也致力于水墨画的创作。《納涼立美人図》(现藏于日本千叶市美术馆)画中女子姿态放松,黑色和服魅力四射,左肩和服随意耷拉着露出红色内衣。当时这种画作买家购买后,一般会放在家中靠近壁龛的舒适环境中独自欣赏。

《朝粧美人図》(晨之梳妆女子图,现藏于英国伦敦国家博物馆),是喜多川歌麿晚期作品,画中女子左膝若隐若现,画中大肆渲染情欲气氛。

《見立忠臣蔵》《画》

除了为他人作画,喜多川歌麿也会将自己的肖像画入画中。

《見立忠臣蔵》(见立忠臣藏系列版画)忠臣藏事件是日本历史上久负盛名的事件之一,也被称为“赤穗47忠臣复仇事件”。47人为了替已故的大名复仇不惜献出生命,这种忠臣与无私是日本人内心最深沉的情感写照,这段历史也被不断搬上文学作品和影视剧舞台。

《十一だんめ》第11段目是喜多川歌麿的自画像,画中喜多川歌麿饰演戏剧《忠臣蔵》中的一位人物,身边的艺伎正为他倒清酒。

喜多川歌麿琴棋书画系列中的《画》,画师也是他的自画像,边上三位艺伎正在欣赏学习画师作画的技巧。

1981年法国埃德蒙.德.龚古尔专门为其发表了赞词:“画中突显了当时社会地位低下,文化程度不高的欧洲艺伎与优雅,有涵养的日本艺伎之间的差距”。当时的法国人眼里吉原的姑娘们就像皇宫里高贵的公主一样被教养,受过完整的教育,精通文学,书法,音乐,舞蹈等。(当然现实并非如此,青楼女子常年忍受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很不幸福。)

《画本虫撰》《狂月坊》《百千鸟狂歌合》

喜多川歌麿除了美人,也临摹过很多自然风景画作。1788年出版了《画本虫撰》包括15幅植物和两只昆虫的双页版画,配有30多首当时最著名的狂歌诗人们的诗,线条精致,色彩柔和,配上诗歌特别优雅。《黄蜂和毛虫》现藏于英国伦敦国家博物馆。

1789年出版《狂月坊》收录了5幅画作并配有72首纪定丸的以月亮为主题的诗歌。《山野之月》现藏于英国伦敦国家博物馆。

1790年出版了两本合集《百千鸟狂歌合》收录了30篇以鸟类为主的画作,都是一对鸟兽配上诗歌。《鵜と鷺》现藏于英国伦敦国家博物馆。

《鮑取り図》《婦人手業操鏡》《針仕事》

除了青楼女子,喜多川歌麿在生涯晚期创作了很多民间生活类的题材作品,《鮑取り図》(捕捉鲍鱼)取景自“江ノ島”(江之岛),画中妇人正在驻足看着渔民捕获生蚝。

日本沿海有从事潜入海底捕捞鲍鱼,海螺,扇贝等海产品的女性,被称为海女。职业危险性极高,画的都是最底层日本人民的生活。局部放大细节:

现藏于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喜多川歌麿的代表作之一。

《婦人手業操鏡》由五幅作品组成,每幅画都描绘了一项女子的劳技工作,例如《织女图》现藏于巴黎吉美博物馆。

《針仕事》(刺绣工作,现藏于英国伦敦国家博物馆)

《山姥と金太郎》

生涯末期,喜多川歌麿曾因触犯了当时日本的法令–禁止图文艺术和通俗文学涉及政治历史敏感话题,而被逮捕入狱。牢狱之灾,并未影响他的创作,但对艺术家本人的健康带来危害。牢狱之灾两年后,喜多川歌麿在他的艺术巅峰期不幸病倒离世。

《山姥と金太郎》选择了母子主题,喜多川歌麿将山姥化身为一位美丽女性,对生活在足柄山上的传奇少年充满热爱,这与传统插画中山姥恶魔的形象相去甚远。

喜多川歌麿处于浮世绘艺术最辉煌的时期,也是吉原最辉煌的时期,美人绘大师的离世也让吉原从此进入了衰落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