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建筑-高迪建筑之美

4 5月

从19世纪后半叶开始,科技的变革天翻地覆,影响着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建筑进入了新艺术主义,装饰主义,极简主义等多种艺术风格并存的时代。

新艺术主义,顾明思议就是要与传统的从希腊罗马时期流传下来的,追求对称典雅的风格做切割,让建筑追随工业时代的发展,体现出对科技和对人文的关怀精神。

新艺术主义如果只提一人的话,那一定是西班牙最杰出的建筑大师安东尼.高迪(1852-1926),甚至被称为同时期唯一一位真正的巨匠。他的建筑有17项被西班牙列为国家级文物,7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高迪是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巴塞罗那人,加泰罗尼亚地区和西班牙一直不太对付,隔三差五闹独立,有点像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关系。每年西班牙足球联赛的“皇马vs巴萨”也被称为国家德比,一直火药味十足。

高迪的艺术风格更多的是受到加泰罗尼亚艺术风格的影响,而不是偏穆斯林的西班牙艺术风格。

高迪反对当时所有的建筑风格,他的建筑里有一种浓重的生物感,就好像生物构造一般,因此也有人将高迪的建筑称为“自然主义”。当高迪离开巴塞罗那建筑学院时,校长大声质疑:“我不确定我们把学位授予了一位疯子还是天才。”

巴特罗之家

巴特罗之家(1904—1906,Casa Batlló)位于巴塞罗那市。建筑有生物骨骼的质感,从街道上望去,整个石砌体波浪起伏,像一个五彩斑斓的恐龙脊柱。

屋顶呈波浪线条鱼鳞状的龙脊造型。

外墙充满骨形支柱,所以巴特罗之家在当地也被称为“骨头之家”。高迪设计的这个有机结构是对古生物学和大自然神奇力量的一种巧妙致敬。

巴特罗之家共有6层,越往上瓷砖的颜色就渐渐加深,从浅蓝到深蓝,楼梯一侧水纹样的玻璃映着墙壁的蓝色,使房子看起来又像是在海中一样。

内部装饰同样让人感到处于巨大生物体内,这在当时绝对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建筑体验。

200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将巴特罗之家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单位。

奎尔公园

奎尔公园(1900-1914,Parc Güell)位于巴塞罗那市北,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指定的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单位。原是富商奎尔伯爵的私人住宅区,由高迪设计,所有石阶,石柱和弯曲的石椅上都充满了各式的马赛克,仙气十足。

建筑风格在当时绝对是颠覆性的,奎尔公园很好的体现了加泰罗尼亚的艺术风格,像萨尔多瓦.达利的画中之景,有强烈的超现实主义元素。可以将高迪的建筑设计和同为加泰罗尼亚地区的两位超现实主义大师萨尔多瓦.达利,米罗的绘画作品做类比。

高迪《奎尔公园》

达利的《永恒的记忆》

米罗的《加泰罗尼亚风景》

高迪设计的镇园之宝,算是设计师的一个幽默。龙(蜥蜴)由马赛克瓷片拼成,造型非常蠢萌~

米拉之家

米拉之家(1906~1912,CASA MILà)位于巴塞罗那市,是富商米拉委托高迪设计的私人住宅,现在是巴塞罗那市的地标建筑。巴特罗,米拉都因为高迪的建筑而名垂青史,这笔设计费付的不亏。

外壁一如既往是高迪特有的曲线,事实上整栋建筑从里到外几乎没有直线。因为高迪认为大自然界是没有直线存在的,直线属于人类,而曲线才属于上帝。

内部有人觉得像蜂窝组织,或者巢穴,或者像从岩石中雕刻而来的山洞居所,给人摇摇欲坠之感,当地人称其为“La Pedrera”,加泰罗尼亚语,意为“采石场”。

屋顶高低错落,极富动感,烟囱和管道被设计的奇形怪状,荒诞不经。是加泰罗尼亚地区一贯的超现实风格。

给蠢萌的烟囱一个特写~

圣家堂

高迪最著名的建筑就是圣家堂(Sagrada Família,圣家族大教堂,始建于1882年~至今未完工),位于巴塞罗那市,每年都吸引着全世界成千上万的游客来到巴塞罗那参观。

圣家堂是个标准的巴西利卡式教堂,分前厅,中殿,后殿,侧翼,呈十字形,是标准的横竖不一样长的拉丁十字,而非横竖一样长的希腊十字。

圣家堂的设计规模非常雄伟,共有18座尖塔,高度按顺序依次上升,分别代表十二门徒,圣母玛利亚,四部福音书作者(路加,马太,约翰,马可),耶稣基督。其中代表耶稣的尖塔肯定占据C位,设计高达200米,塔尖会有个巨型十字架。如果竣工,会超越德国的科隆大教堂142米的高度,成为全世界最高的教堂。

你现在去巴塞罗那,只能看到造好的8座尖塔,还不到设计的一半,分别位于东边的“诞生立面”,西边的“受难立面”。南面还有“荣耀立面”,正在建造。三侧立面加上12座尖塔象征着耶稣的十二门徒。

不要完全被雄伟的外观吸引而忽略了细节,三侧立面的雕塑内容非常丰富,而且风格不一。东边“诞生立面”的雕塑非常古典写实,比较传统。转到西边“受难立面”的雕塑就成了毕加索的立体主义风格,这种风格的转变也寓意了基督从诞生到受难的过程。

高迪的建筑经常被称为“自由的有机式风格”,圣家堂虽然整体是哥特复兴风格,但同样带有高迪标志性的“生物感”的设计烙印。

高迪痴迷于几何与自然,喜欢凝望大海。当时达尔文主义盛行,出版了很多生物学家们绘制的精美海洋微生物和原生生物。这些出版物对高迪产生了影响,圣家堂的钟楼看起来像一种钟形的海洋生物。

圣家堂也是高迪所有建筑作品中最能体现达尔文主义的建筑,如高迪所言:“现在及未来生活中宗教现实–那就是人类的起源与归宿”。

遗憾的是圣家堂进度缓慢,已经造了100多年仍未竣工,工程队换了一波又一波,预计要本世纪末才能竣工。为了赶上2026年的高迪逝世100周年纪念日,西班牙政府终于想通了,换成了基建狂魔本朝的施工队,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

圣家堂进度缓慢的原因,除了工程规模确实宏大外,高迪对装饰材料的要求也非常严苛,呈五颜六色。从巴特罗之家,米拉之家等就能看出,高迪有着喜欢马赛克的恶习。导致工程队要全世界找这种五颜六色的石头才能满足高迪的这种设计。

高迪设计完圣家堂,自己也知道有生之年是等不到竣工的,但他并不遗憾:“我的客户(上帝)并不着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