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艺术-新约莎乐美

15 5月

约翰一直在约旦河沿岸布道,粉丝越来越多,名声越来越响。成功引起了王室的注意,开始出入王宫,为希律王和大臣们讲解上帝的旨意,得到了希律王的赏识。

(注意:此希律王是当年为了杀小耶稣,下令屠杀全城男婴的希律王的儿子。是不是亲生儿子存疑,反正是后代,王室关系乱的很…)

希律王是个好色之徒,和同父异母的兄弟的妻子,也就是希律王的弟媳希罗底走了肾,之后娶了她。

和人妻走肾这种事,按摩西律法是不允许的。但国王嘛,大家都纷纷打掩护,选择性失明。

约翰当时正在王宫,为此事当面指责希律王。希律王一怒之下,将他关进了监狱。当然碍于约翰先知的名声,并没有过于为难他。

# 这情商是有点低。别人家庭内部的事再大也是私事,轮得到你指手画脚,国王不要面子的啊?让你坐牢没毛病 #

除希律王外,另一位当事人,希罗底对约翰也是痛恨至极!# 就你话多,让人家以后还怎么做人?#

乔万尼.法托里(Giovanni Fattori,1825–1908)的《约翰斥责希律王》,现藏于意大利佛罗伦萨学院美术馆。

去佛罗伦萨旅游的话,学院美术馆不要错过,全世界最著名的雕塑(加不加之一都没关系),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就在那里。

希罗底有个女儿叫莎乐美,天生丽质,能歌善舞。希律王生日这天,大宴宾客,席间莎乐美起身跳舞助兴。美妙的舞姿征服了现场所有人。

希律王当时已经喝的微醺,酒喝多了人就飘了,要赏赐莎乐美,当众对她许下诺言:“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决不食言。”

年幼的莎乐美就去问母亲希罗底要什么赏赐好?希罗底说:“要约翰的人头。”

莎乐美就回复希律王:“我要约翰的人头,请您将它放到盘子上给我。”

此言一出,希律王酒醒大半,当着众人的面又不好食言,只得命士兵去取约翰的人头。

不久,士兵就将约翰的人头放在盘子上端了进来。记载中,人头泛着金光,吓得希律王和希罗底直打哆嗦。

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画家伯纳迪诺.卢伊尼(Bernardino Luini,1480年-1532)《莎乐美提施洗者约翰的头》

卡拉瓦乔《圣约翰之死》

鲁本斯《莎乐美献约翰之首》

卡拉瓦乔和鲁本斯同处巴洛克时期,画面观感有相似之处,都带有极端明暗。看到这种梦剧场效果的作品,大多是巴洛克时期的作品。

法国象征主义画家古斯塔夫.莫罗(Gustave Moreau,1826-1898)《施洗者约翰的头在显灵》

维也纳画派的克里姆特《莎乐美献约翰之首》。克里姆特的年代离现在已经很近了,对比巴洛克时期,最大的不同就是,画风已经开始不追求写实了。

绘画艺术整体而言,越往后越抽象,越不追求写实。可以思考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趋势?

约翰死后,信徒们将他的尸体偷偷埋葬了。

莎乐美这个人物在西方非常有名。从艺术作品中也能发现莎乐美越来越黑化,清纯少女沾染上了淫邪的气息。

因为英国的王尔德曾创作戏剧《莎乐美》,剧中的莎乐美因向约翰求爱被拒,愤而请希律王将约翰斩首。最后将约翰的首级拿在手中亲吻,以这种血腥的方式拥有了约翰。之后,理查德.斯特劳斯将它改编成了热门歌剧《莎乐美》。

因此莎乐美也被视为爱欲的象征词,从圣经中的一个小配角,一跃成为现在的流量大I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