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艺术-新约三博士朝圣

7 5月

圣人出生,总是天降异像,这是古今中外不变的套路。

小耶稣诞生时,正值希律王执政。

有三位星象博士从东方来到耶路撒冷朝拜希律王,上来就问希律王:“那位将来要做犹太人王的人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了他的星,特来朝拜他”。

# 有这么说话的么?当着国王的面说,将来要取代你的国王已经出生了?换在本朝,拖出去砍了算是客气的,诛九族信不信?#

希律王听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先不露声色。

私下召集了一群祭司长和谋士问他们:基督会出生在哪里?给个具体点的定位。

谋士们答道:“应该会出生在伯利恒地区,因为《旧约》里的先知曾这样预言:有一位君主要从伯利恒那里出来,他要牧羊我的子民”。

希律王又召来了这三位东方的星象博士,问清楚了他们看到那颗星的准确日子,并告诉他们要朝拜的基督在伯利恒地区。让他们去伯利恒找到未来的基督后,马上回来报告,我也要去朝拜他。

博士们出发后发现那颗星一直在头顶上指引着他们,直到来到耶稣诞生的地方才停住。

三博士进了屋子,见到了耶稣和圣母玛利亚,附身朝拜,并奉献了很多香料黄金。

朝拜后,三博士知道希律王不怀好意(怎么智商在线了?),并没有返回耶路撒冷,而是从另一条路回家乡去了。

放三幅作品,分别是波提切利,提香,鲁本斯的《三博士朝圣》。这三位分别是佛罗伦萨,威尼斯,弗兰德斯(现比利时,荷兰一带)的代表画家。前后间隔差不多50年,感受一下绘画艺术的发展史。

波提切利《三博士朝圣》,佛罗伦萨当时处于文艺复兴初期,部分画作还在用蛋彩画,整体观感偏水嫩。

提香《三博士朝圣》,威尼斯当时处于文艺复兴中后期,油画可以让笔触更加精致,加上提香大胆的红绿搭配,画面视觉冲击力更强。

鲁本斯《三博士朝圣》,弗兰德斯当时处于巴洛克时期,画面更加夸张,加上鲁本斯本身的画风偏油腻,整体油墨感更强。

你更喜欢上面哪位大师的作品?

三博士前脚刚走,天使就来给木匠约瑟托梦了:“希律王要来杀你们了,赶紧带着老婆孩子逃往埃及,直到主吩咐你们可以回来后再回来。”

约瑟醒后,连夜带着玛利亚和小耶稣逃往埃及,直到希律王死后才回到以色列。

卡拉瓦乔《逃往埃及途中休息》,保持着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典雅风格。

洛可可时期的法国画家布歇《逃往埃及》,洛可可时期正值法国国王路易十五和蓬巴杜夫人统治的时期,整体上流社会的风气是相当奢华的,也影响了艺术作品。

上面两幅作品,你更喜欢典雅的画风,还是奢华的画风?

话说希律王左等右等不见三博士回来,又找不到小耶稣,非常愤怒。按照之前三博士说的星星出现的日期,直接派军队将伯利恒附近地区2岁以下的男婴全部处死。

鲁本斯《屠杀婴儿》

莱昂.科涅(Léon Cogniet,1794-1882)《屠杀男婴》,新古典主义时期已经离我们现代比较近了,人类社会也开始从神权王权社会,向民主自由的现代社会转型。体现在艺术作品上,明显感受到了人文关怀的气息。

艺术家从来不是脱离社会而存在的群体,上面两幅作品可以对比一下,感受一下人类社会变迁对艺术作品的影响,你更喜欢哪副?

回头看三博士的事,当着国王的面说未来的国王已经出生了。你说夜观天象,有个牛人出生了,随便医生,将军,学者都行,只要不说是未来的国王就行,就会引起希律王的警觉。

找到小耶稣后,居然自己跑了。。。知道希律王不怀好意,那你回去说:找遍伯利恒地区没找到,估计移民埃及了不就行了?你们这一跑,小耶稣诞生算是实锤了,逼着希律王做出下无差别屠杀婴儿的惨案。

# 圣经里常用三博士朝圣形容世人的虔诚,我觉得是在侮辱世人的智商。总之,我对这三个傻逼相当无语 #

希律王死后,约瑟一家回到了加利利地区,在拿撒勒城定居了下来。虽然耶稣出身在伯利恒,但一出生就避难去埃及了,回到以色列后,是定居在拿撒勒城,所以耶稣也被称为“拿撒勒人”。

因为《旧约》里记载,拯救世界的基督是伯利恒人,但犹太人认为耶稣是拿撒勒人,所以耶稣不是基督,这也是犹太人不信耶稣的理由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